您当前位置:首页>详细信息
“钞王”江则昊:做钱币投资收藏的巴菲特信徒
2015-04-08 10:36:00 来源:南方文交所 已访问:12420

“钞王”江则昊:做钱币投资收藏的巴菲特信徒

◎每经记者 宋双

当年轻的江则昊第一次站在街边,向来往的路人吆喝收购几块钱一套的纪念币时,他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日后能够成为亿元孤品的拥有者,更别说被业界誉为连体钞“钞王”。

从2014年起,江则昊的“主打”身份是南方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总经理。作为一位白手起家的收藏大家,江则昊笃信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价值投资是冷静的,去浮躁的,大多数时候也是孤独的。

就收藏行业来说,明辨真伪之前,只论价值。江则昊对于假货极端厌恶,所以他钟情于防伪性最强的钱币收藏,尤以连体钞为主。2014年4月正式上线的南方文交所邮币卡电子盘,就是为了建立权威可靠的交易平台,免去投资者买到假货的后顾之忧。

江则昊投资专一,除了钱币收藏之外,其他投资他碰都不碰,更别说炒股炒楼。“有人觉得收藏钱币(钞票)是‘铜臭’的,但我觉得我的连体钞比字画还高雅”,江则昊对《每日经济新闻》理财部(微信公众号“huoshan5188火山财富”)记者这样说。


谁是江则昊?

一座旧式办公楼的走廊尽头,一个小巧的套间,一张堆满茶杯放着两部手机、1台平板电脑的茶几,墙上挂着一块滚动着南方文交所邮币卡电子盘的实时交易行情电视屏,一个中等身材,戴着金丝眼镜,身着红白竖条衬衫和黑色西裤的,便是今天的主人公——江则昊。

生于广东省河源市的他,是个“70后”,从1993年初出茅庐的钱币小贩,后进入邮币卡市场摆摊,到中国金币特许经销商,再到圈内公认的连体钞“钞王”,直至顶着广东省集藏投资协会会长及南方文交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总经理等多个头衔,他对这样的经历评价到,“收藏这一行让我养家糊口,发家致富,小有名气。和绝大多数收藏者不同,我这二十多年基本做过这个行业里面所有角色,我很熟悉、很热爱这个收藏行业,这也是最适合我的行业。”

虽不涉足投资股票市场,但偶像却是股神巴菲特。他尤其信奉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并切身实践。巴菲特投资以专一著称,深度钻研财报,只赚自己看得懂的利润;江则昊除了钱币收藏,再也不做其他投资,认准连体钞之后,更是全身心投入。

不过,与他在现货收藏市场的顺风顺水相比,价值投资在新兴的邮币卡电子盘交易暂受“冷落”,但江则昊依然坚定:“一定要坚持价值投资,要坚持做下去。”


一封改变命运的信

看电影常常都会有这样的情节:在一个富丽堂皇的拍卖场,衣着光鲜的达官贵人依次举牌,翻手为云,覆手是雨,最终一位以力压群雄的价格一锤定音,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这可能是多数人对于收藏家的印象。他们具有实业背景,收藏只是半路出家、彰显品位,或做做慈善、共襄盛举,且绝大部分藏品价格之高似乎注定与普通收入人群无缘。

其实不然,钱币收藏就是准入门槛较低的大众收藏品,在初始江则昊正是以“一贫如洗”的背景进入该行业,直到成为上亿元市值孤品的拥有者,并被业内誉为连体钞“钞王”。这其中有偶然,也有必然,他的故事诠释的就是收藏家也可从零开始。正如所有的成功范本——江则昊的故事可以借鉴,却难以复制。

在广东这个财富观念先进的地方,每个人心里也会有一个致富梦。学生时代的江则昊,但凡有空闲便喜欢去县里的图书馆看看书和杂志,尤其钟情一本叫做《致富时代》的杂志,他渴望致富,改变生活,也是通过阅读,他对集邮、集币收藏有了最初的认识。

毕业之后的江则昊也为了找第一份工作而苦恼,抱着“只要有人要,扫地、洗碗都愿意”的心态只身前往深圳却仍旧一无所获,最终只好折返县城。

有一天,他去银行营业部办事,不经意看到一封落在柜台的信函,来信者想要收购1987年第六届全国运动会的流通纪念币,该纪念币一套三枚,收购价每套28元。江则昊猛然发觉这套纪念币很眼熟:好像以前卖不出去,还被学校硬派过,每个学生一人一套。竟然会有人要买这些卖不出去的东西,而且还这么贵?

江则昊很好奇,他把来信地址抄了下来,回家之后给对方写了一封信,详细询问了收购一事,同时表示自己手中有货。“其实写信的时候我没货,但我知道我能收到货”,江则昊笑着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得到答复之后,他就开始在街边以4.5元的价格收购这套纪念币,“第一次一共收了28套,赚了几百块,简直太开心了”。

28套只是刚刚开始,由于对方仍有需求,江则昊便继续收购这套纪念币送过去卖,每个礼拜他都能收几百套甚至更多,并且慢慢去别的城市收货。“走出去”之后他才发现,这背后竟然是一个如此巨大的市场:不仅有纪念币,还有各种钱币和邮票,且供需交易旺盛;他也接触到了更多的交易人,不再只是信上的那个地址而已,而自己一直收购的第六届全运会流通纪念币拿到市场上还能卖到更高的价格,有人甚至出到上百块。没有太多犹豫,江则昊就此踏进了邮币卡收藏业,并于1996年开始驻扎广州,在人民公园邮币卡市场租起了摊位,那一年他25岁。


薄利“换”人脉

海上冲浪,高手可以驾驭波浪,顺势前进,但初学者往往来不及反应就掉入海里。

藏品价格背后的主宰更是市场情绪的起伏,该怎么掌握?

江则昊说,“很奇怪,我就能把握住”,但他反反复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并不是因为我有多聪明”。

一开始摆摊,江则昊也不知道什么藏品受欢迎,什么会卖不出去。但他制定的策略是薄利多销。“我不贪心,只做差价,有一点利润我就会卖。比如100块钱的买卖,5毛钱、1块钱总该给我赚吧?我喊的价格不用还。大家都喜欢便宜的好货,买过一次之后几乎都成了回头客,甚至后来形成这样一种口碑——‘我,江则昊就是便宜’。不论北京马甸还是上海卢工,全国各地邮币卡市场的很多人都来广州找我交易,慢慢就建立了非常广泛的朋友关系”,江则昊说。

于是生意越来越红火,交易也越来越频繁,1997年最高峰时一天能“赚三次”,也就是说买入卖出,反反复复交易三次;有时还要向别人借钱周转,借1万元,当天就付给别人100元利息,足见薄利多销之下,利润可观。“因为交易频繁,所以我的信息很灵通。在中间做差价,算是同时掌握了买卖双方的信息,也就等于掌握了市场动向。例如银币火爆的时候,买方和卖方都在找我,我就知道,银币这段时间肯定有行情。1999年建国50周年纪念钞、纪念币刚发行时就有很多人来打听,我就知道,这又是个热点。你看,有人找我买,有人找我卖,买卖做起来其实非常轻松”。


执著“较真”

从单纯的差价交易到成为收藏大家,一路顺风顺水、水到渠成,他把这归功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

江则昊极度厌恶假货。“我为什么后来主玩连体钞,不仅因为发行量少,市面罕有,具有奇特性,收藏价值高,更大的原因是因为连体钞防伪性最好。1997年炒风最盛时,我在现货市场亲眼见过不少坑人的现象,就像邮票小型张,玩家说拆开不值钱,因此买的人不拆也不看,直接一沓钞票甚至更多钱换一叠小型张,等到拆开才发现里面全是白纸。”

江则昊认为,“要玩就玩老百姓一眼就能看得懂的东西。目前钱币品种当中,连体钞防伪性最好,可以说天生无假。出售字画仿品不会负法律责任,但卖假钞要坐牢,多数人也不敢知法犯法,至少目前连体钞并没有假货。”

江则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实话我是很‘穷’的,钱都在藏品上。现金不多就是藏品值钱,我觉得它们很有价值,我也不觉得别的投资更好,我就一直做钱币,买卖也好,收藏也罢。特别是连体钞,我的市值很大,我也不急着卖,等要钱用时再卖吧。”

当然,江则昊也曾试过别的投资,基本以失败告终。他喜欢喝酒,因此投资过做美国红酒生意,但被坑掉几百万,现在家里还有当时剩下的酒。而唯一一次炒股经历还是在2001年,江则昊在朋友推荐下投资200万元买H股股票,不久遇上“9·11”事件便亏损数十万元,江则昊立即斩仓,从此远离股市。

而朋友的“跨界”投资失利也令他印象深刻,“我一位朋友也是大佬级的邮币卡收藏家,有一次重金买了一幅徐悲鸿油画,对方还拿出该画的草稿,并保证此画为真品,后经鉴定才发现是赝品,赔大了”,江则昊很替朋友可惜。

不论是当年邮币卡市场上亲见假货买卖,还是身边有不幸买到假货的朋友,又或是自己“业余”投资失利,这一切都让江则昊更加专一于钱币市场,“一定做自己熟悉的行业,并且坚持做下去;不论做什么,‘真’最重要。”这是江则昊的投资理念。


“连体钞比字画高雅”

中国人民银行的连体钞于1999年开始发行,顾名思义就是多张连在一起未经裁切的法定货币,均为限量装帧并溢价发行,数量稀少,非常珍贵。

当聊到连体钞时,江则昊语气兴奋了许多。因为其价值投资的核心品种就是连体钞。

“平时我喜欢发朋友圈。有一次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开会,展出了很多字画,我欣赏之后,并拍照分享到朋友圈。一会儿就有总裁班认识的同学留言说,‘钞票哥,现在玩起字画了?怎么高雅起来了呢?’当时我看着就挺生气的,字画高雅,难道我的连体钞就‘铜臭’低俗了吗?明明连体钞比字画收藏更高雅才对。”

于是江则昊特意给同学“讲解”了一番,“首先,从纸张上看,钞票的纸张是专用纸张,带防伪的,连油墨也是防伪油墨,这和用普通纸张、普通油墨写成的字画形成重大区别。再者,钞票里的图案,都是由最擅长画某一领域的国家顶级大师,甚至世界顶级大师分别作画、组合而成,本身就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另外,钞票还有很多高科技防伪技术,例如凹凸感,金属线等。最后,钞票本身是国家名片,是国家当时经济政治的体现,内在价值其实很深厚,只是大家见得太多,熟视无睹而已。”

“而连体钞美在震撼,美在新奇,收藏价值和艺术价值双高。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亲眼见过连体钞,等亲眼见到时都忍不住赞叹。我经常带连体钞出去参展,每次都有大批观众驻足欣赏”,江则昊对连体钞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他也是目前估值最高的连体钞孤品的主人——第四套人民币整版钞关门号(10000号),其中最特别的是两元带有“福耳”,价值上亿元。

所谓“福耳”,即是钞票的某一角上多出一块。一般的“福耳”都只出现在单张钞票,连体钞“福耳”从未出现过,而2000年发行的第四套人民币整版钞发行数量仅1万套,再加上“福耳”,“钞王”当之无愧。

江则昊有多幸运呢?买到钞王,竟是“巧合”。江则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最开始收藏连体钞时,还没有讲究号码,我就买回来一堆藏品,大概放了两年。后来开始讲究开门号、关门号、狮子号、豹子号,我想起我有关门号,就去翻看这堆藏品,找到这套关门号拿出来一看,咦,怎么两元的整版钞多出一块?才知道买到宝了。”

而“双错钞王”,即2001年发行的澳门十元整版钞“错误”的发现者也是江则昊。“当时这套也买了不少,因为价格很便宜。为了推销这套连体钞,我长时间闭门在家潜心研究卖点,竟然被我发现‘双错’,当时简直又惊又喜。”

澳门十元连体钞由中国银行和大西洋银行共同发行,所谓“双错”,一错是中国银行发行的10元券整版钞中,中银大厦图案上的“中国银行”行名标准字体出现错误,把繁体字的“銀”写成简体字的“银”;二错是大西洋银行发行的10元券整版钞,繁体字的“圓”字少了一横。“双错钞王”也是连体钞收藏界的顶级精品。

江则昊曾独缺“双错钞王”开门号,一度四处求购,甚至在专业交易网站上登出55万元的高价广而告之,但未能收到。后来2008年金融危机,有人抛售,江则昊出手“抄底”,结果以6万元成交。除了这套开门号之外,江则昊2008年频频果断出击,如今这批藏品全部大幅升值。江则昊说,“当时其实也是有点害怕,尽管藏品价格一再下降,但我发现降到某个位置时,就有人出手了,说明可能是见底了,那我也敢买了。不论价格多低,只要还有需求,还能成交,都说明情况并不太糟,而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坚定看好钱币收藏市场

江则昊认为,对于大多数民众来说,钱币是很容易接受的一种投资收藏品,且门槛不高;同时,江则昊坚定看好中国钱币收藏市场前景。“目前钱币市场整体价格水平不高,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阶段性高点是在2010年~2011年之间;随后一路走跌,本以为2013年可以反弹,但限制三公消费等政策出台之后对市场有所打压,反弹未能成立。”“毕竟过去国内钱币收藏市场主要受礼品消耗刺激,进而带动投资需求,纯收藏人群比重稍低。不过,我相信随着国民经济收入水平不断提高,钱币会滋生出更大的收藏需求,前景广阔”,江则昊认为。“据我所知,国内目前大概有几千万人进行钱币收藏,只是具体数字无法统计。受各地文交所电子盘兴起的带动,藏品纷纷托管上市,会有越来越多的现货投资者移步电子盘。我预计,今年这一群体将大幅扩容,甚至可能会吸引投资股票、期货、黄金白银的投资者入场,”江则昊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当然,美国钱币投资市场也是值得借鉴的。江则昊表示,“可能多数人不知道,钱币收藏在美国其实相当火爆,国民认可度极高。目前全球最知名的评级币公司都集中在美国,其中就包括PCGS公司和NGC公司,足见市场需求旺盛。美国没有公款消费一说,但钱币市场依旧火热,就说明这一投资确实是有吸引人之处”。

公开资料显示,所谓评级币,就是经过专业鉴定公司鉴定真伪,并对品相等级给出客观分数后,使用防伪硬盒封装的钱币。而评级币公司旨在规范钱币收藏行业的价值体系,以不参加交易的第三方公证立场,客观准确地对钱币进行鉴定评级,为投资者提供便利。

PCGS公司于1985年成立,1986年2月正式对外营业,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ColectorsUniverse的一个分支机构。直到2012年底PCGS已评定钱币超过一千万个,价值超一百六十亿美元。NGC公司成立于1987年,是美国最大的钱币鉴定评级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第三方钱币评级服务提供商,截至2012年评定总价值超过190亿美元。

不过,对于初入行的投资者,江则昊也有一些建议。他认为,入行之前一定要对收藏行业有所了解,起码得知道利润点与风险点,如何区分真货和假货。

“与凭兴趣收藏不同,投资是要追求回报的。而在出手之前,则要将品种的前世今生、价格走势了然于心。要多与业内高手做朋友,多多沟通,多多请教。这一点非常重要,老前辈无意说两句,对于新学者来说都可能是极大的启发”。江则昊表示。

由于每个人的经历和审美的差异,对藏品的喜好会有偏差。但江则昊强调,“防伪”是第一位的,在实物市场,他建议投资连体钞,因为连体钞“不敢假”;其次,就是通过电子盘交易。尽管目前邮币卡电子盘上的品种有限,但绝对能保证真货和品相。


“电子盘不是股市”

假货泛滥,已对钱币收藏市场造成不小伤害。“我注意到,不论是零售商店还是邮币卡市场,很多好货卖不出去,人家怕是假的不敢买。说白了就是这些卖场权威性不够。如何才能提高权威性?那就要权威平台合作,打造一个安全交易的场所。正好有朋友与南方文交所总经理张志兵牵线搭桥,2012年我们的钱币邮票中心就组建起来了”,江则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2014年4月,电子盘交易系统上线,江则昊顺理成章出任总经理。江则昊说,“邮币卡电子盘不是股市。电子盘打造的是一个更开放的、流通性更好、无假货的买卖交易平台,让投资者安心买卖藏品。如果非要比较的话,它更像是各大实物交易网站的升级版。”

而邮币卡电子盘这一新兴事物,尽管整体出现还不到两年,尚在创业初期,各地文交所就已竞相上线,使竞争日趋激烈。南方文交所目前市值、成交量和会员数行业排名第二。自从将工作重心全部转移到电子盘上之后,江则昊甚至把家搬到了文交所对面,每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常常牺牲周末时间,基本告别过去“安逸”的收藏家生活。但为自己热爱的行业奔波,江则昊觉得也很幸福。

目前各电子盘规模有大有小,但整体较为有限,市值在几亿元到几十亿元不等。江则昊认为,这主要是推广不够,大家还不了解电子盘交易的特性。而做好推广也是其现阶段最重要的工作。

也有人将现阶段的邮币卡电子盘市场比作1992、1993年的股市,但是市场交易无序。江则昊说,“我倒不太了解1992、1993年的股市,邮币卡电子盘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范本,我们正在摸索中前进。目前的电子盘确实还有很多地方是不够成熟的,但从大方向上是符合国家发展文化产业政策的。”

对于电子盘的投资理念,江则昊表示,“现在做电子盘,我也始终坚持价值投资,这是最基本的。不是说拿到电子盘上交易就可以纯做投机了。电子盘的金融属性一定会导致炒作成分存在,但价值始终是基础。比现货市场的价格高一些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电子盘托管上市之后知名度不一样了,就像打了广告”,江则昊认为。

尽管目前部分藏品电子盘交易价格不尽如人意,江则昊依然很有信心。“现在有一些人可能不太理解我,虽然我在管理上有一些不足,或者对于市场推广做得不到位,但我觉得南方文交所还是很有希望的。目前有一些好的品种还在现货市场价之下,这样的价值,迟早都会被发现的;我不相信参与交易的投资者都是来博傻的,坚持价值投资的不会只有我一个,会有理性资金进来的”。


上一篇:黄燎原:用十亩地的仓库来装艺术藏品

下一篇:超凡脱俗妙趣横生:略说王家训人物画